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湖人

 
 
 

日志

 
 

国学修养与书法的积极意义  

2015-06-07 19:53:54|  分类: 书画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向是西汉末年成帝时的光禄大夫,受皇帝之命校“六经”、传记、诸子、诗赋,总结古代学术工作。刘向死后,哀帝让其子刘歆继承父职。刘歆也是饱学之士,任职后综合群书,编成《七略》,其中包括《辑略》《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术数略》《方技略》等。这是中国第一部官修目录,也是班固《汉书·艺文志》的蓝本。后来刘歆根据《国语》编成了《左氏传》。
  刘向、刘歆时代正值经学全盛时期,通经致用风潮甚嚣尘上。钱穆说:“自汉武黜百家立五经博士而经学盛,至刘歆而经学有‘今古文’之争。”(《国学概论》)
  何谓“今古文”之争?钱穆又说:“今古文之别,则战国以前,旧籍相传,皆‘古文’也。战国以下,百家新兴,皆‘今文’也。秦一文字,焚《诗》《书》,‘古文’之传几绝。汉武之立五经博士,可以谓之‘古文’书之复兴,非真儒学之复兴也。逮博士既立,经学得志,利禄之途,大启争端。推言其本,则五经皆‘古文’,由转写而为‘今文’,其未经转写者,仍为‘古文’。当时博士经生之争‘今古文’者,其实则争利禄,争立官与置博士弟子,非真学术之争也。故汉武以上,‘古文’书派之复兴也。汉武以下,‘古文’书派之分裂也。而其机捩皆在于政治之权势,在上者之意旨,不脱秦人政学合一之遗毒,非学术思想本身之进化。虽谓两汉经学仅为秦人焚书后之一反动亦可也。”
  钱穆所言的“政学合一之遗毒”颇为值得深思。
  那个时期,尊孔读经的人大多是把“通经”当作“学干禄”(做官)“敲门砖”的,是一些聪明的、向前看的人。在这些人的眼睛里,世界之理都出自经书。研究《易》的学者认为,《易》之理是弥漫于天地之中的,万物的现象无一不是从《易》之理中变化出来,大自然的一切无一不是圣人们看了《易》的卦象而造出来的。研究《春秋》的专家说,《春秋》的第一句就是“元年”,元就是世界的根源,存在于天地之间,为万物的根本,所以《春秋》之“道”是用了元的精髓来正天的端兆,用天的端兆来正王的政事。“致用”最重大的就是政治,汉时人所说的“改制”“封禅”“巡狩”“郊祀”“灾异”“祯祥”诸说和“通经致用”有紧密的关系。我想,这应该是钱穆所指的“政学合一之遗毒”。
  班固在《汉书·儒林传》中对这一现象做了精彩的概括,他说:“自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讫于元始,百有余年,传业者浸盛,支叶蕃滋,一经说至百余万言,大师众至千余人,盖禄利之路然也。”利禄熏心,怎么能产生伟大的学者?将学问之事和政治挂钩,怎么有真理可言?言行不一致,满口仁义道德,一腹男盗女娼,怎么能承载知识分子应有的职责?通经致用,我们明白了通什么经、派什么用,无非是以阴阳五行之口,说一些可以换来“干禄”的假话、慌话、虚话。
  儒学成为高头讲章的时候,佛道两教进入我们的世俗生活。东汉以来,佛教传入中国,随之道教也兴盛起来。唐宋政府把佛教、道教与儒学并立。唐宋儒者为了应对佛道两教的影响,开始对儒家思想文献进行梳理。韩愈、李翱、程颢、程颐对《大学》《中庸》高调提倡。韩愈、李翱发现,《大学》《中庸》有能力与佛道心性理论对抗,也能发掘出儒家理论体系。韩愈的《原道》提出从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传到孔孟的“道统”,可以应对佛家的“法统”。他明确说明,佛道所讲的道德是缺乏灵魂的词语,儒家道德学说所提倡的仁义才是精神根本。他们的工作是有成效的,但是粗线条的。南宋朱熹从30岁开始深入研究《论语》《孟子》,43岁写出《论孟精义》。之后,朱熹以《论孟精义》为基础,提炼出《论语集注》《孟子集注》。60岁时,朱熹觉得所作《大学章句》和《中庸章句》值得推敲了,才提笔写序。
  朱熹告诉我们,读《论语》要看到孔子对修身的重视,孔子说得好——“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大学》拓展了孔子修身为本的思想,强调“正心”“诚意”“致知”“格物”等修身方法的重要意义,并认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中庸》也讲诚是修身之本——“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试图做到“诚”,需“反求诸其身”,提出“君子必慎其独”的修身方法。
  “国学修养与书法·首届全国青年书法创作骨干高研班”的办班目的和招生方法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它号召当代书法家读“四书五经”等古代经典,开阔文化眼光,普及当代青年书法家的国学知识,“修己以安人”。第二,它以书法创作业绩为入学条件,做到公开、公平、公正,“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第三,学员免费入学,目的是“正心”“诚意”“致知”“格物”。
  我当然知道,光是这一个“国学高研班”不能即刻解决当代书法家文化修养与人格修养的缺失,但我相信,这是号角,它会让我们看到进步的方向,明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其中”(《尚书》)的道理。(来源于:《中国书画报》)
作者:张瑞田 日期:2014-11-28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