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湖人

 
 
 

日志

 
 

“无法”为法——高二适书法的精髓  

2016-05-02 19:03:58|  分类: 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法”为法——高二适书法的精髓 - 盐湖人 - 盐湖人

致陶白手札(书法) 高二适

  20世纪的书法史上,高二适先生以其迥异于一般文人、书法家、画家的书法,脱尽寒酸、迂腐、阴柔与做作、浮滑,以其深厚之学养和昂扬之书风屹立于书坛,正像他的为人,耿介、爽直,超然于世俗,在近现代文化史上确立了一代高峰。

  高老的才气,体现于他的创造性。创造性在于多种书体的融渗,在自然挥写的瞬间无意识中流露出来,就像深藏的甘泉汩汩溢出。

  书法,要有法。先有法,后破法,再建立法,如于右任的标准草书。高二适先生有法,破法,但不建法。他的法是“无法”,随性而发,随性而书,自得气象浑穆,气贯古今,洋溢着高昂而势不可挡的人格精神。

  出入千数百年,纵横百数十家。

  听长辈讲,他本人就看不起所谓的标准草书。是的,对于天才的艺术,确如黄河之水天上来,还有什么标准?标准了,不就结壳了吗?

  高先生在书法的构成上,奇险跌宕,纵横流畅,时而飞流直下,万钧雷电,时而清泉入谷,万壑空寂。用笔有如斧劈神砍,有如游丝绵绵。

  所谓构成是现代设计艺术的概念,在中国艺术中可以用章法、结构来对应。整幅构图为章法,个别文字为结体。高先生书法中常常是违反正常的书法规律,密时,如剑拔弩张、千钧一发。这是真性情所致。

  林散之先生虽与高老是挚友, 但在书法上却有不同见解。君子“和而不同”。林散之虽认为高二适书读的多、天赋好、勤奋渊博、有学问,但对其书法则认为实多虚少,太挤,有迫塞之感,笔力很矫健。林老强调要“担夫让道”,要虚。林先生的书法是追寻优美的、完美的,如“山花春世界,云水小神仙”一般。而高老的这种迫塞是反传统审美的,这正是高老的价值所在,他崇尚的是奇险与峻峭的美。

  高老的才气,还体现于他“出口成章”与“脱手千篇”的高度统一。他作自己的诗,因此,他的书法内容和形成上的“同构”是水乳关系,具有文化的感召力量。因此,高老的书法不易学,因为没有明显的法度、程式。更不易模仿,因为模仿的标准在形态。高老的书法写的是气!是神!艺术中最本质的是气,这需要天分、学问、才情、创造精神所养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取其意为:神之不存,形将焉附。

  高二适先生最为世人熟知的亦让其名声大噪的乃是五十年前与郭沫若先生的兰亭真伪论辩。1965年,南京出土了与王羲之同时代的东晋《王兴之夫妇墓志》和《谢鲲墓志》,引发了郭沫若对东晋书法面貌的思考。61011日,《光明日报》连载了郭沫若《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真伪》一文,认为《兰亭序》后半文字,兴感无端,与东晋时期崇尚老庄思想相左,书体亦和上述新出土的墓志不类,因而断言,其文其书,应为王羲之七世孙永兴寺僧智永所依托。此文一出,在全国书学界和史学界产生了强烈震动,一时间附和之声不断。然高二适读后,独持己见,撰写《〈兰亭序〉的真伪驳议》一文,认为《兰亭序》为王羲之所作是不可更易的铁案,此文旨在从根本上动摇乃至推倒郭沫若的“依托说”。“驳文”于当年723日在《光明日报》全文刊登,《文物》第七期影印了高二适“驳文”全部手稿。随着“驳文”的发表,文史界、书法界立即掀起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学术争鸣,声震士林,影响深远。其不畏权势、坚持真理、“吾素不乐随人俯仰作计”(高二适语)的学术精神和品格于此可见一斑。随着《毛泽东书信集》的出版,人们才知道,当年高先生文章发表乃毛主席一言助成。毛主席复章士钊信中云:“……又高先生评郭文已读过,他的论点是地下不可能发掘出真、行、草墓石。草书不会书碑,可以断言。至于真、行是否曾经书碑,尚待地下发掘证实。但争论是应该有的,我当劝说郭老、康生、伯达诸同志赞成高二适一文公诸于世……”与此同时,毛主席在致郭沫若先生的信中指出“笔墨官司,有比无好”以赞成高二适驳议文章发表。1972年,高先生针对郭先生重提《兰亭》争伪,又写下《关于兰亭序真伪的再驳议》,其中有一句极为精辟的话,“夫逸少(王羲之)书名之在吾土,大有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之势,固无须谁毁与谁誉之。”由此可见,高先生对传统经典文化捍卫的拳拳之心。今天王羲之及其《兰亭序》在中国书法上的地位,经过那场“争辩”之后,似乎更加牢固,由是我们更加佩服高先生的信念。要知道,当时高先生只是江苏文史馆馆员,与郭先生地位悬殊。他的这种精神被学界誉为“高二适精神”“硬骨头书家”。

  书卷气、才气、骨气是形成高二适先生书法人格气象的重要因素,也是其书法具有创造性的根本所在。一代大师的成长,民族文化的积淀,扎实的功夫、个人的天性与才情以及创新的意识缺一不可。

  去年5月,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二十世纪国家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之“适吾所适——高二适遗墨展”开展,在学术界引起广泛反响。展览举办之际,高二适家属高可可女士向中国美术馆捐赠高二适书法《刘桢〈公燕诗〉》等重要作品。高二适书法作品的入藏,极为珍贵地丰富了中国美术馆20世纪馆藏书法精品的收藏序列。此举体现了高二适先生亲属们无私奉献的高尚品格。
    作者:吴为山 《光明日报》( 20160502 07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