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湖人

 
 
 

日志

 
 

苏麻离青与徽墨的丝路奇缘  

2016-08-15 20:07:29|  分类: 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是山石精灵,一个是松烟魂珠。苏麻离青与徽墨就如天各一方的双生佳人,在众多色彩艳丽的颜料材质之中,凭借着天下莫能与之相争的纯粹朴素之美而傲视群芳,又因着与陶瓷、纸绢的结合产生了艺术精品,成为欧亚大陆上文明交流的明星级角色。

  承大自然惠赐,波斯人很早就发现了一种矿石——钴。有学者称,早在阿拔斯王朝(750—1258年),蕴藏在现今伊拉克的奥曼和黑加北部的钴矿源已被广泛开采。钴被用于陶瓷釉料,生成美丽的深蓝色。后来,擅长推敲文字的中国人赋予了这种钴料一个颇有意味的译名——苏麻离青。当时的制陶中心萨马拉(Samarra),被认为是苏麻离青的出生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出离于青色的蓝色,岂不是美到极致了吗?一千年前,苏麻离青就已经被绘于陶瓷上,出现在马背上、驼群中,甚至船队里,伴随着骁勇战将,伴随着商贾使臣,伴随着先贤艺匠,在丝路上辗转传播。它也被称为苏来麻尼,或称穆罕默德蓝。一种染色剂可以用宗教先知之名来命名,足见其珍贵。

  世界的东边,另一种绘画材质也在不断地酝酿升华,它就是徽墨。中国人制墨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西周,种类繁多,历代不绝。五代时期,战乱中的奚超、奚廷珪父子,从易水一路颠沛流离至歙地,以烟云供养的透脂松,造出了万载存真的徽墨。不完全燃烧的松枝生成烟气遇冷凝结成灰,与鹿胶充分融合,加入珍珠、麝香、藤黄、犀角、樟脑、巴豆等十几味药物后,经数万杵锤,再经套膜风干,方才生成坚实如玉、香气袭人、久贮不变的徽墨。单就取材的昂贵稀缺和制作技艺的高端复杂来讲,它超越了世间绝大多数的黑色颜料和墨种。才情横溢的南唐后主李煜竟激动地赐以墨务官国姓,世称黄金易得,李墨难求。徽墨遇水而产生的无限变化,以及在宣纸上层次清晰的发色效果,更是赢得了无数文人骚客的青睐。墨与文人画、书法的相互渗透与生发,更是让徽墨的墨气氤氲,滋养了中国文化。

  古代中国与波斯间的物质与文化交流历史本就久远,苏麻离青和徽墨也在十三至十四世纪发生了若即若离的关联。

  成吉思汗带领蒙北方游牧部落建立了横跨欧亚的庞大帝国,也拉开了文明间大规模交流的序幕。蒙古四大汗国中,对大元最忠心的就是伊利汗国,其帝王是忽必烈的亲弟弟旭烈兀。忽必烈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江西兴建浮梁瓷局,彼时大部分自伊利汗国而来的苏麻离青被运往昌江水畔的景德镇。神奇的苏麻离青与最好的高岭土在这里相遇,随后,以墨为主的文人画技法与苏麻离青也在这里相遇。当时,瓷器的图案设计中融合了丝绸之路上多元的文化符号,多种元素混搭一体。诸色匠人府更是聚集了丝路沿线的能工巧匠。元代发展成熟的文人画及其思想,也渗透到了工艺美术领域。类似于元青花《鬼谷子下山》这种大罐的图式和笔触技法就来自水墨画。如同墨分五色,青花淡描”“分水等技法的相继产生,让苏麻离青在瓷器上呈现出层次更加丰富的效果,清康熙青花装饰甚至讲究料分五色。匠人们悬腕于素胎走笔浓淡,青白幻化无以复加。在经过1300度的火焰历练烧造后,苏麻离青呈现出惊人的发色效果。品色上乘、大器正形的元青花被视为象征蒙古人精神的奢侈品,源源不断地运往伊利汗国。目前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宫和伊朗国家博物馆所藏的大器型元青花存世量都高于中国。除了满足贸易需求、笼络贵族拥护和赏赐功臣等历史因素,忽必烈与旭烈兀的真挚情义与各族工匠的艰辛付出,特别是墨气氤氲的文人画的影响,都是成就元青花传奇的重要因素。

  文人画在元代的成熟,离不开一个人——赵孟頫。汉文士与儒家思想在蒙元初期并不受重视。作为宋皇室后裔的赵孟頫,屡次被召仕元之时心境是极其尴尬复杂的,挣扎纠结后他还是为自己其实也为汉文明选择了一条迂回的生存之道。他先是顺应了统治者的风格和审美取向,在赢得了仁宗和蒙古、色目贵族对文士的礼遇尊重后,才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将古代典籍的精华、汉儒文士的思想主张,通过绘画和书法一点点推介渗透。从仁宗、大长公主到高丽忠宣王,再到祖籍西域的高克恭、萨都剌、廉希贡、康里巎巎、张彦辅、盛熙明,在与赵孟頫等汉文士直接或间接的交往中,无不为其典雅庄严的书法和迹简意远的水墨画所折服。他们纷纷参与笔墨雅事,逐渐形成了一个由不同地域、不同人种、不同宗教和文化背景的文人组成的交游圈。这种多元文化的冲击融合不仅有利于互相理解,也将丝绸之路各国的文化艺术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后期元青花中儒、释、道题材的出现,也正体现了统治阶层在统治政策与审美上的汉化趋势。赵孟頫等汉族艺术家也因此名扬海外,印度、朝鲜、日本纷纷购其作品并视为珍宝。徽墨在元代的发展虽远不如宋代,但马明达《元代墨工考》一文曾考证元代宫廷墨工11人,其中大多数墨工仍师法徽墨的制作。便于携带的墨块,也被送往世界各地。

  苏麻离青与徽墨,二者不仅都千年不朽,其美感特质也是十分接近的。元青花瓷器上的苏麻离青和宣纸上徽墨的变化对应起来有着相似的效果:锥画沙、虫蚀木、屋漏痕……尤其是无胶质参与的苏麻离青与洗尽铅华的脱胶宿墨更是类似,焦、重、浓、淡、清五个层次都能显现出来。浓者,厚重黝黑;淡者,苍茫淡远,滞留走笔间自有一种烟雨氤氲之气。

  由于过度的消耗和整个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及技艺的失传,我们常常只有在世界各大博物馆幽暗的灯光中,才能远远地感受苏麻离青与徽墨所呈现的那绝世的美丽。那是伟大的自然给予人类的恩泽,也是各国人民在和谐共生之道上,所创造出的美好而充满智慧的艺术。
     人民日报 》( 20160814   12 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